杨卫:让科学基金成为基础研究的灯塔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6-3-15 10:14:10

近年来,我国基础研究整体水平不断提高。一系列成就的取得离不开科学基金的全力支持。“十三五”期间,科学基金又将如何“升级换代”?

  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科学报》对全国人大常委、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杨卫进行了专访。

  《中国科学报》:当前,如何认识全球基础研究的发展态势?我国基础研究将面临怎样的挑战?

  杨卫: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孕育兴起,物质结构、宇宙演化、生命起源、意识本质等基础科学领域正在酝酿突破,信息、生物、新材料、新能源等前沿技术广泛渗透,技术更新和成果转化更为快捷,产业更新换代不断加速。基础研究在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发挥日益重要的源头支撑作用。

  近年来,我国基础研究的整体水平、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高,逐步从“仰视”向“平视”演进。科学基金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十二五”期间,科学基金运用国家财政投入约888亿元,资助各类项目近20万项,主渠道作用更加凸显。据统计,2005年至2015年(截至2015年9月)我国发表国际论文158.11万篇,其中标注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论文比重达62.1%,2014年基金委资助的学术产出已占世界总产出的11.5%。

  但是,我国基础研究仍然存在几个问题:一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重大原创成果偏少,缺乏开创重要新兴学科和方向的能力。二是引领科学潮流的大师级人物和世界级科学家匮乏,青年人才成长环境尚需改善。三是基础研究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保障国家安全的作用有待提升。四是创新文化氛围有待改善,科研诚信状况不佳,不端行为时有发生,科研伦理未得到应有的重视。

  《中国科学报》:为应对上述问题与挑战,科学基金在“十三五”期间的发展目标是什么?

  杨卫:“十三五”期间,科学基金应着眼上述问题与挑战,开拓进取,实施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促进我国基础研究健康发展。

  具体地说,“十三五”乃至更长一段时期,科学基金要推进科学和工程前沿,催生更多科学突破,培育科学英才,助推我国基础研究实现与科技发达国家的“三个并行”。“三个并行”的总体目标包括,“总量并行”是指在投入、产出总体量与美国等科技发达国家相当;“贡献并行”是指在学科发展主流方向的形成过程中有中国科学家里程碑式的贡献;“源头并行”是指中国对世界科学发展有重大原创贡献,有支撑和引领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源头创新工作。“三个并行”是对我国基础研究数量和质量水平提升的整体表征,在国家创新能力发展的不同阶段,各项“并行”的实现程度有所不同,是一个积叠、渐进的循序发展过程。

  同时,要不断完善科学基金资助管理机制,促进科学基金成为学术探索的灯塔、创新思想的熔炉、创新人才的摇篮、创新驱动的引擎、科学文化的沃土、专业管理的典范,高质量实现“科学家之友(FRIEND)”的科学基金管理目标,即:建设评审制度公正、绩效回报丰富、全球视野开阔、管理服务高效、资源总量宏大、资助谱系多样的卓越科学基金管理机构。

  经过三十年的发展,经费投入大幅增加,资助体系更加完善,科学基金一如既往坚持尊重科学规律,大力营造鼓励自由探索的宽松环境,推动资助管理站上“升级版”的新起点。

  《中国科学报》:如何保证这一发展目标能顺利实现呢?

  杨卫:在总体思路上,我们首先要坚持定位,把握科学基金的战略定位,更加聚焦基础、前沿、人才,更加注重创新团队和学科交叉。坚持把鼓励自由探索作为基本立足点,把培育原始创新能力、服务创新驱动发展作为核心任务,把推动学科交叉融合、破解复杂难题作为战略重点,把发现培养科技才俊作为根本使命,营造有利于人才成长和发挥作用的良好环境。

  第二,要统筹支持,立足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全局,增强资助工作系统性、协同性,为全面培育原创能力提供战略支撑。统筹当前与长远的部署,竞争与稳定支持,面上部署与重点资助,统筹基础学科、传统学科、薄弱学科、新兴学科、交叉学科、边缘学科布局,促进科研与教育结合,形成“思想、人才、工具、融合”四位一体的资助格局。

  第三,要升级发展,实现科学基金资助与管理升级。例如更加注重学科特点,实现差异化管理。不断提升信息化水平,促进开放共享,实现智能化管理。还要提升国际化水平、专业化水平、提高资助绩效及法治管理水平。

  此外,还要以原创引领,瞄准科学前沿,激励科学突破,提高原始创新能力。加强原创导向的资助部署和机制设计,激励新概念、新构思、新方法、新工具的创造。

  《中国科学报》:科学基金构建“思想、人才、工具、融合”四位一体的资助格局有什么样的内涵和发展任务?

  杨卫:我们会将科学基金资助格局调整为“思想、人才、工具、融合”四大系列。“思想”系列主要包括面上项目、重点项目、应急管理项目等,旨在着力培育源头创新能力,更好地为国家其他重要科技计划孕育源头知识、提供成果储备。其中,面上项目要支持自由探索,激励原始创新;重点项目要着眼关键前沿,结合战略需求,兼顾学科发展。

  “人才”系列主要包括青年科学基金、地区科学基金、优秀青年科学基金、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创新研究群体、海外及港澳优秀学者项目、外国青年学者研究基金等,旨在尊重科技人才成长规律,为国家科技创新队伍建设奠定人才资源基础。

  “工具”系列主要包括国家重大科研仪器研制项目、相关基础数据与共享资源平台建设等。突出科学目标引导,鼓励和培育具有原创性学术思想的探索性科研仪器设备研制,为科学研究提供新颖手段和有力工具。我们会加强对优先和重点支持领域科研仪器研制的战略布局,主动加强与国家其他仪器设备研制计划的衔接和协调,共同提高我国科研装备自给水平。

  “融合”系列主要包括重大项目、重大研究计划、联合基金项目、国际合作项目、科学中心项目等。其中,重大项目要面向科学前沿和国家需求;重大研究计划要长期稳定支持、强化集成整合;实施科学中心项目,则要面向科学前沿和未来制高点,集成优势资源,推动学科交叉融合。

  此外,还要进一步拓展国际合作。支持实质性合作,推动战略型合作,借鉴资助管理国际最佳实践,切实营造有利于国际(地区)科学合作的开放创新环境,以更加开放的姿态促进中国科学更好融入全球科学体系,推进新型国际化发展,全面提升科学基金资助与管理的国际化水平。